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美人为鼎
美人为鼎

美人为鼎

「靖儿,快来追师姐呀!」漫山的油菜花中,六七岁的小童跟在跟在身材姣好少女身后兴奋的跑着,却不时被少女作弄跌上一跤,换来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师姐耍赖!」男孩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说好不能用真元!」-

-  「这是师父交待的哦,魔鬼般的训练!」少女走回来脚上淡淡的白色真元流动,男孩猛的跃起扑上去却被连她的衣带都没碰到,只听那少女娇笑着:「我的好弟弟,你这点小伎俩怎么能瞒得过师姐我,抓不到我,今天中午要饿肚子了!」-
  ……-
-
  这个男孩就是我,王靖,一个连自己父母姓甚名谁都不知道的孤儿。当年合欢宗宗主洞虚真人云游四方,偶然遇到了我,说我是什么千年不遇,万年难求的「阳极之体」,执意收我为关门弟子。师姐叫上官美心,出身于修行界赫赫有名的名门世家,3 岁时被其父亲上官雄、母亲慕容碧瑶送到洞虚真人门下,学法修行。-
-
  神舟大陆是个以武为尊的世界,谁的拳头为大,谁的功力高,谁就说了算。合欢宗、阴阳门、二仪门、上官世家、欧阳世家和慕容世家,人称「一宗二门三世家」,乃修行界的泰山北斗,其宗主、掌门和家主,个个功参造化,是世人心目中的「仙人」。这六大宗门世家,通过联姻、互遣门人弟子拜师学艺,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关系,成为巨无霸般的修行集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
-  在我的童年里,师姐是不可或缺的元素,这个精灵古怪的女孩负责照顾我,却喜欢用各种恶作剧作弄我,总是把我骗得团团转,然后看着我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以至于很多年以后,每次见到师姐,我都会感觉自己的智商直线下跌。
-  光阴似箭,日is198月如梭,转眼间,我已经长成了翩翩少年,而师姐也成为了修行界艳名远播的玉湖仙姬。追求师姐的各门各派青年才俊不计其数,可她对这些追求者从来都不假辞色,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仿佛真的是冰清玉洁,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可我却知道,美丽的师姐决不是圣洁的仙子。我十岁那年,师姐和师兄在山洞里练功,让我在洞外把风,虽然当时懵懵懂懂不知道他们究竟练的是什么功,随着年岁渐长,回想当时看到的情景,我也渐渐明白他们是在做什么了,看待师姐的眼神也带着别样的意味。
-
-  「师姐!我炼了一件法器,想送给师姐!」玉晔宫,师姐刚刚沐浴完毕,鹅黄色的宫装下,雪白的肌肤上透着诱人的红晕,湿漉漉的黑色发丝上带着一些晶莹的水滴,那动人的娇艳上流转着淡淡的笑意,没来由,我的心跳一阵加速,不由的想起刚刚偷看到的香艳的一幕。
--
  水雾环绕的温泉里,师姐身上仅披着件透明的薄纱,缎子般光滑的肌肤上挂满了晶莹的水滴,浑圆的美臀微微翘起,一只肩膀被师兄从后面捉住,一只藕段的手臂手臂也被师兄拽住,浑圆的翘臀和与师兄健壮的身体紧紧黏在一起,她修长的脖颈高高扬起,两颗浑圆尖翘的酥乳跳动着,迷人的娇躯随着充满力量的冲击一次次弯曲着。
--
  我甩了甩脑袋,想把这些杂乱的画面驱逐出去,却又禁不住顺着她高耸的胸脯向下,那丝质的薄裙下隐约能看到她她两条修长笔直的大腿的轮廓,登时想起她躺在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被师兄分开在身体两边狠操is198的诱人摸样,下面竟是支起了一个小小的帐篷。-
-
  「你要送我什么呀?」师姐嫣然一笑,百媚横生。
-
-  「穿云梭!我专门为师姐炼治的。」我亮出手中的穿云梭,银白色的充满金属质感的穿云梭悬浮在半空中,能在炼气七层练出上品法器的在整个修炼界也是少有的。-
-
  「真不枉师姐疼你!」师姐美丽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形,像小时候一样一双玉手在我脸上使劲揉:「让姐姐看看,上品法器,靖儿比姐姐厉害多了,姐姐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可没这本事,既然是你的心意,姐姐就笑纳了!」
-
-  「师姐尽管拿去,这东西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我脑子里却满是师姐赤裸的娇躯,却依然像师兄们那样装作大度的样子。
-
-  「对了小师弟!」师姐似乎想起了什么,美丽的脑袋微微低下,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我的心中一突,小时候每当这个表情出现在我面前便意味着我要倒霉了:「我记得还有两天就是你的十六岁生日is198了,很多事情,需要你过了十六岁才可以做,师姐专门为那天准备了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喔,想来你一定会喜欢的!」-

-  婀娜多姿的身影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深吸一口气,压下内心深处的念头。该死的阳极之体!为让我十六岁以前不近女色,师父在我身上下了一个该死的禁制,师姐是知道这件事的人,明知我不能近女色,却总是喜欢用各种方式「诱惑」我,当禁制被触发,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让我不寒而栗,而这也是我在众多师兄弟中神识最高识海也最大的原因,任谁经常接受这种冰火两重天的考验也会神识暴涨。-

-  两天时间,我像往常一样练功,睡觉,只是想起师姐,心中总是一片火热,对于我们修炼中人来说生日is198并不重要,至于师姐说的礼物,我也只当她开玩笑。
-  中午,和我住一起的小胖趴在对面的床上『练功』不一会便进入修行的最高境界,发出震天的鼾声!闲来无事,我坐在床上温养新炼制的法宝「如意棒」。
-  「王靖,我姐姐找你!」门外上官美玲脆生生的道,这丫头和她姐姐一样,也是一个精灵古怪的人物。每次见到她,总会被她发动种在我识海里的欲海幻象,让我陷入幻想之中。可怜每次中招,我幻想中的女人总是师姐,结果自然是触发师父的禁制,让我一次次生不如死!-
-
  玉湖宫中,师姐斜倚在软榻上,仅有一条绿色的纱巾遮住她要害的下体,圆润饱满的酥乳上那颗诱人的红豆似乎润湿着沾着一丝露水,雪白诱人的腹部充满了诱惑,让我想起她那天在和师兄交合的情景,两条修长迷人的双腿交叠着,与她浑圆的臀部与纤细的腰肢一起构成一个诱人的曲线,最可恶的是那绿色的纱巾,那被遮住的部分让我遐想联翩不能自制。
-
-  而此时,我竟然也鬼使神差的坐到榻上,似乎师父的禁止即将被触动,那种熟悉的感觉,痛不欲生的。
--
  「师姐!」我几乎要给她跪下了:「不要在玩我了!」
--
  「嘻嘻,我的好弟弟,马上就要到午时了,姐姐想和你玩个和时间赛跑的刺激的游戏!」师姐说着嘴角轻轻挑起,露出一个让我无比熟悉的笑容,她这是要玩我啊。
-
-  绿色的纱巾轻轻从师姐身体上滑落,那从黝黑的青草与幽密桃园呈现在我面前,更可怕的是她一条浑圆雪白的大腿微微抬起,那娇嫩的挂着花露的肉唇翕合着,粉红诱人的肉缝微微张开,我操is198!-

-  那种熟悉的感觉,我已经准备好迎接禁止的痛不欲生了。师姐却一只手分开自己迷人的肉唇,将那潺潺向外流着汁液的玉洞呈现在我面前,可怜我十六年没有真正的近女色,还没见过女人那个地方,更不用说师姐这种顶级美女的玉穴,终是忍受不住热血沸腾。-

-  「完了!」我闭上眼睛,可那痛不欲生的感觉并未到来,就连身体仿佛也被一道暖暖的气流拂过。
--
  怎么会这样?我无比诧异中,师姐掏出我早已坚硬如铁的肉棒套弄起来,那羊脂般的玉手拂过的感觉让我几乎就要射出来,火热的肉棒不听话的在她手里颤抖起来。-

-  「姐姐没有害你吧,你是阳极之体,午时已过你已经十六岁了,禁制自然解除!」-
-
  「那师姐,你这是要送给我什么礼物?」-

-  「姐姐当然是把自己送给你了!」她说着,玉手一紧,登时一股难言的快感从下体传来:「姐姐的穴好看吗?」
-
-  「好看!」我说着,一只手抚上师姐丰硕的奶子。
--
  「小坏蛋,以后有的你摸!」师姐风情万种的横了我一眼,拉着我一只手向下:「要不摸摸姐姐下面,都流水了呢!」
--
  「师姐!」
--
  「好弟弟,你信不信姐姐喜欢的是你!」-
-
  「才不信!」我嘴里道,心中却有些打鼓,这些年师姐除了喜欢捉弄我之外确实待我和别人不同:「你和师兄都那个了,还让我把风!」-
-
  「嘻嘻!」师姐掩着嘴笑的花枝乱颤,饱满的胸脯起伏着,白花花的奶子如玉兔般跳动:「好弟弟,你吃醋了!来,让姐姐看看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  「弟弟!」师姐一翻身让我坐在榻上,慵懒的趴在我腿上,一只手却还有意无意的握着我的下体仿佛找到了一个新鲜的玩具,丝毫不为自己雪白晶莹的脊背和诱人美臀让我一阵火起感到惭愧:「我们合欢宗主修双修功法,宗里的女弟子到了年纪,就要让男子开苞,和男子合修,才能进一步修炼的!」
--
  「可!」虽然知道师姐说的都是事实,这事也怪不得师兄,只怪我当时太小,可心里依然不是味。-
-
  「所以姐姐只好被你师兄开了苞,嘻嘻,好弟弟,是不是感觉很郁闷,还有些小兴奋!」
-
-  「啊,心里那点小九九被师姐说中!」可她为什么知道我有点小兴奋呢,难道我喜欢师姐被别人搞?顿时我的脸一阵通红。
--
  「好弟弟,被姐姐猜中了!」她似乎很喜欢这种捉弄我的感觉,一双美丽的眼睛一直瞪着我,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
  「好了,不逗你了!」师姐嘻嘻哈哈好一阵子这才忍住笑意道:「是男人都会有这种想法,师父说叫绿帽情节,对修炼本门功法很有帮助!」-
-
  「师姐,真是这样的吗?」我疑惑的道。
--
  「当然,姐姐骗你做什么!」师姐嫣然一笑道:「还有一些更刺激你要不要听!」-

-  「恩!」我点了点头道。
-
-  「因为修炼双修功法,每个男弟子除了有专用鼎炉外,在不同阶段还需要有不同的鼎炉,甚至一些功法的某些章节修炼时还要几个男人同时使用同一个鼎炉,因此本门的女弟子,都是供男人练功的鼎炉!」-
-
  「师姐,你也是鼎炉?」我忍不住心里突突直跳,我美丽的师姐,修行界艳名远播让无数青年俊杰拜倒在石榴裙下的玉湖仙子居然是专门供男人修炼的鼎炉。
-  「又吃醋了,师姐从被你师兄开苞以后就是他的专用鼎炉了!不光我,就连你师娘也是鼎炉,前些日is198子几大长老修炼七星大阵,向师父借鼎还被他老人家狠狠的敲了一笔,所以今天,你只算是向你师兄借用!」-

-  师娘也是鼎炉?我心中着实惊讶,师娘名叫上官美钥,是师姐的堂姐,在修行界,她和师父是一对神仙眷侣,不知羡煞了多少人,想不到在门内也是男人用来修炼的鼎炉。
--
  「可是师姐,」我心里一阵气苦,「你心里明明喜欢的是我!」-

-  「那也不行,这是规矩,好弟弟,你今天玩过以后早点走,你师兄这几天已经在抱怨老是有人来借鼎!」师姐说到这里掩住嘴巴吃吃的笑起来。
--
  「还有其他人借!」我心中此时仿佛打翻了五味瓶:「师姐,你真的被借了!」-
  「恩!」师姐点了点头,却是掩不住嘴角的笑容,刚才她恐怕巴不得我接这个话头:「三长老前几天借了姐姐几天,这老不修的口无遮拦,在你师兄面前吹嘘只有他才能用的好姐姐,你师兄绿帽情结发作,用我练功时几年没有松动的境界居然突破了!」-

-  「师姐,我现在绿帽情结也发作了,你是不是……」
--
  「小坏蛋,姐姐这就让你得偿所愿!」师姐坐起来,美妙的上身完美的展现在我的面前,那一对诱人的玉兔跳动着,雪臀美腿,微微鼓起充满诱惑的小腹,以及那下身让我联想到她桃园秘处的一丛黝黑,我被她我在手中的下体禁不住有了反应。-

-  她仿佛遇到一件新奇的新玩具般,一双手扶着我跳动着的肉棒爱不释手的套弄着,眼中全是动人的媚意:「真没想到,那么多男人中,数弟弟的东西最大,早知道,我拼着师父责罚也要提前吃了你这童子鸡!」她说着俯下身,含着我肉棒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了。-

-  虽是用尽全力也只能吞下三分之一,师姐却知道如何对付这种大鸡吧,像吹箫一般来回舔舐,不时用她柔嫩的小手划过我敏感的和尚头,吃到尽兴时更是翻起我的大鸡吧,嘴巴来回含着两颗卵子,把我爽的直欲按下她脑袋把她嘴巴捣烂。-
  「师姐,弟弟要射了!」-
-
  「好弟弟,这可使不得!」正舔的津津有味的师姐闻言大惊,攥住我的肉棒,一只手捏了个法诀按在我被她香津润湿的和尚头上,我顿时仿佛被大热天泼了一身冷水。
--
  「师姐!」我一肚子的委屈,却不敢发作,哀怨的看着她。却听她道:「你若现在射了,积攒了十六年的阳元岂不全都浪费掉了,师父若是知道还不把我发配到刑堂做公用肉鼎!」
--
  「那要等什么时候?」我不由得气恼,师姐今天该不会是为了采了我这童子鸡特意如此的吧!-

-  「当然是等姐姐下面把它吃进去以后,姐姐下面也早就湿了呢!」师姐吃吃的说着,扶着我的肉棒坐了下去。-

-  这是,我低着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硕大的男根被她下面的「小嘴」一寸寸吞没,那被包裹在湿滑腔体中缓缓前进的快感和师姐紧窄的花径带来的挤压双重刺激下,把偷看她洗澡当成最快乐事情的我感觉自己这十几年都白活了。-
  师姐被大肉棒撑开的蜜壶蠕动着,粘稠湿滑的蜜汁顺肉棒淌下,把我整根肉棒浇的亮晶晶的充满了淫靡的色彩。-

-  「姐姐,你的穴太爽了!」
-
-  「好弟弟,好多男人都这么夸过呢,唔,要到底了,弟弟的肉棒太大了,不行了,要插进姐姐子宫了?」师姐嘴里浪叫着,肥美的翘臀向下一坐,性感的腰肢向后弯曲,也亏我及时扶住,登时那和尚头仿佛穿过一个圆环,我和师姐下身毫无缝隙的结合在一起,两颗卵子也在她软软的臀肉按摩下爽的直欲升天。-
  「好弟弟,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射!」师姐拢了拢一头长发道。
-
-  「是啊,好像射进师姐里面!」-
-
  「现在还不行,你听好,姐姐传你一段口诀!」师姐坐在我大肉棒上,收缩的花径带给我阵阵快感:「交合时你运转法门,守住精关!」-
-
  「师姐,现在学是不是有点晚了!」-

-  「不晚不晚,谁让弟弟你如此聪明伶俐!」纤纤素手在我脑门上轻轻一点,顿时一段修炼功法清晰的出现在我脑海里。
-
-  我的师姐,修行界艳名远播的玉湖仙子一只手臂搂住我的后背,妙曼的身体紧贴着我的胸脯,胸前两颗充满弹性的奶子压在我身上带来阵阵触电似的感触,这,哪里是让我练功。-
-
  「好弟弟,肏我啊!」师姐两只浑圆的美腿夹住我的身体,随着雪白臀部晃动着,紧窄的花径挤压着我的肉棒。
-
-  拼了,虽然师姐说的很轻松的样子,可师父既然能给我下十六年的禁止,师姐能忍着到如今才来「吃我」,今天绝对没有这么简单,怕是这段口诀和今天的双修对我今后的成就有莫大的关系,我忍住师姐身体的诱惑,平心静气运起心法。
-  奇异的热流在我身体里流淌汇聚在丹田,从两人交合处注入师姐体内,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这股热流通过师姐转回,竟是带回一股春风般的暖意,仿佛母亲的歌谣般抚慰着我躁动的身体,那种被师姐夹的一泄如注的感觉竟然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享受,隐约间两人交合处也发出洁白的光芒。-

-  「好爽!」我禁不住大声道。
--
  「好弟弟,莫要分心,因守丹田,气贯金枪,仔细照姐姐教你的路线运功,切不可得意忘形!」师姐柳腰轻摆,臻首微扬,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开来,随着她身体的摇摆,下体妙处紧紧抓住我下身吸吮。
--
  「师姐!」我搂住她纤细的腰肢,腰腿用力一次次毫无保留的深入她身体深处。
-
-  「好弟弟!」师姐胸前两颗丰硕挤压着,滑腻丰腴的双腿紧夹着我的腰部,一双玉手在我背部拂过:「我知你怪姐姐没有把第一次留给你,怪姐姐这些年和师兄双修,你是阳极之体,姐姐便是师父为你精心选定的鼎炉,若无师父调教,无各位师兄多年的『炼制』,你怎能第一次便享受到姐姐这样天下绝顶的鼎炉,又怎能在今后的修炼中一日is198千里!」师姐说着鲜艳的红唇印在我唇上,我的脑海里却禁不住联想到各位师兄一起炼制师姐这个鼎炉的情景,想到她妙曼的身体被师兄们壮硕的肉体夹在中间,喘息着一次次攀上顶峰,这就是我的师姐,玉湖仙子,我一直来魂牵梦绕的人,想到这里我竟是一阵莫名的兴奋,而这种兴奋却又在交合中经过师姐身体转换为一缕缕奇异的能量。-
-
  「我的好弟弟!」师姐呢喃着:「姐姐爱死你了,为了你姐姐不惜一切,莫说和和同门师兄双修,即便把身子献给恶魔也在所不惜!」
-
-  我已经不能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师姐她竟是如此待我,我毫无保留的冲刺着,仿佛要把对她的爱意完全发泄出来,又仿佛要把她娇媚的肉体完全融化在我怀里。-
-
  「好弟弟,你喜欢姐姐的身子不!」
--
  「喜欢!」-
-
  「想到姐姐被师兄开苞,这具身体被无数男人玩过,是不是很兴奋!」-
  「啊!」我茫然道,心里却想还真是这样!禁不住一阵羞愧。-

-  「嘻嘻,好弟弟不要害羞,其实每个男人多少都有这种想法!」师姐又一次坐下,紧紧夹住我的肉棒,脸上露出狡黠额笑容:「姐姐告诉你个秘密,这种情绪在双修中必不可少,所以即便是修炼界羡煞旁人的几对神仙眷侣,和丈夫双修同时,那几位仙子也和不少天赋异秉的男子私通,甚至为了让丈夫突破,不惜当着丈夫的面和其他男人交合,只是大家秘而不宣而已。」我怎么也想不到修行界竟是又这等奇事,这么说师姐做鼎炉的事倒不是很离谱,可我心中依然痛苦。-
  「这些骚货!」我狠狠的戳进师姐身体,竟是无意识的把师姐和这些骚货相提并论。
-
-  「嘻嘻,好弟弟,你是阳极之体,下面的东西端是厉害,怕是那些仙子们喜欢还来不及呢,紫韵和追月两位仙子正在找这样的协修伙伴,要不要姐姐帮你穿针引言!」师姐娇笑着,充满弹性的身体撩拨着我的心弦。
-
-  「我只爱姐姐一个!」-

-  「好弟弟,你且放心,两位仙子都是绝色,整个修行界容貌胜得过她们的女仙也不过十位数,虽不是鼎炉,你与她们双修却也能得到莫大好处!」-
-
  「师姐休要再说,我只爱你一个!」
-
-  「怕是待到人家送上门就不会这样了!」
-
-  「师姐,我扛不住了!」虽有师姐身体里传来的暖意,一次次毫无保留的冲击,我已经控制不住双修的节奏。-
-
  「姐姐没说不让你射啊!」师姐吃吃的道:「你一次像你这样坚持许久的已经是异数了,好弟弟,肏死姐姐,射死姐姐吧!」-

-  「骚货!」我这才知道竟是被她骗了这么久,狠狠的在她浑圆的臀部拍了一巴掌,双臂托着她娇媚的肉体毫无保留的冲刺,花径的挤压,内壁刮擦着和尚头,重重快感刺激下,我忘却了所有,一往无前的冲刺,直到那一刻大肉棒狠狠抵住师姐娇嫩的花心,把一股股阳精毫无保留的注入她娇媚的肉体。
-
-  「快被干is198烂了,好弟弟,干is198死姐姐,射死姐姐!」师姐雪白的肉体上布满了细密的香汗,凝脂般的肌肤紧紧贴着我胸膛,在我毫我保留的喷射下,战栗着痉挛着,直到子宫被我积攒以及的阳精充满。-

-  当我抽出阳具,师姐雪白的肌肤上泛起动人的白光,叉开的双腿间,饱满的蜜穴鼓起如小嘴般呼吸着,竟是没有一滴阳精外泄,沉浸在高潮中的她竟是本能的运起华阳大法。
-
-  修炼之道无比艰难,我五岁开始修炼到此时也勉强达到炼气七层,在同门中甚至在整个修行界已是了不得的天才了,而仅仅是和师姐一次双修,我竟是突破了炼气期,直接达到筑基中期。-

-  「好弟弟,我收了你温养了16年的阳元却一时未能炼化,待我得师兄之助将其与我本命元阴阴阳交汇,更是有天大的好处给你!」师姐的话回荡在我耳边。
-  「可师姐,要师兄怎么帮你呢?」-

-  「你猜呢!」师姐脸上揶揄的笑容让我禁不住遐想联翩:「恐怕还是不止一位师兄呢!」
--
  日is198子一天天过去,得了这么多好处,我自要抓紧时间巩固一番,强压着对师姐的思念进入修炼状态,半个月时间,终将修为稳固在筑基中期,如小孩子般兴奋的实验着一个个法术。
--
  「师弟,本门修炼功法以双修为主,您已年满十六,师父许多厉害的法门已经可以传授与你!」大师兄姜进一身套白色练功服,他在一众弟子中威望甚高,平时待我甚好,几年来师父不在时都由他来传功,纵然知道他与师姐的事情,我也对他毫无恨意——毕竟是为了修炼需要,虽然心里酸溜溜的。-

-  「师兄这双修的法门如何传授!」想到即将学到我盼望已久的本门高深功法,我禁不住心中一片火热!
--
  「传授双修功法自然需要一个鼎炉做示范!」师兄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袅袅娉娉,水绿色的薄纱下赤裸的肉体一丝不挂,妙曼的身影,胸前美妙的凸起,动人的身段,不是师姐又是谁!
-
-  迷人的嘴角带着让我无比熟悉的笑容,扭过头,师姐调皮的朝我眨了眨眼睛,见我目瞪口呆,一只手轻轻的放在校验的红唇前,那姿势说不出的动人。-

-  「不错吧!」师兄似乎没有感觉到我的异样:「吃惊吧,上官美心,修行界顶级鼎炉,门派的瑰宝!」-

-  「可她是师姐!」
-
-  「不过也是上好的鼎炉!」他说着托起师姐精致的下巴:「对不对美心,今天我们两个要好好教导我们的小师弟!」-
-
  「咯咯!」师姐顺势躺在榻上,雪白浑圆的大腿翘起,下体诱人的沟壑若隐若现,充满着无尽的诱惑,眼角的余光中却带着些意味深长的笑意:「既然是这样,为什么还不开始呢!」-
-
  老汉推车、吟猿抱树、鱼翔浅底,接下来的时间,一个是个中高手,一个曲意逢迎,师兄边讲边做,在我这个好学生面前师姐玩的娇喘连连,花汁飞溅,看的我恨不得马上接替师兄的位置把美丽动人的师姐压在身下狠狠蹂躏,可遗憾的是当我这个学生终于提枪入洞准备大干is198一番时,师姐居然收到师父传讯玉简复命去了!-
-
  幸运的是,之后的日is198子里,师姐没几天就会亲自检查我的「学业」,其中自然免不了真枪实弹的测试,纵然她天生媚骨,每次却也都被我杀的丢盔卸甲,一泻千里,对我这个好弟弟胯下的宝货又爱又恨,而我也在一次次双修中突飞猛进着。-

-  「靖儿!」这日is198,门中考评后,我被师娘招到惜花宫:「这两个月你的进步这么大,我和你师父都很欣慰!」师娘一身红色宫装,饱满的酥胸直欲裂衣而出,透过薄薄的纱衣,成熟诱人的身体轮廓几乎可见。-

-  「师娘!」我挺起胸膛:「徒儿一直是您和师父的骄傲!」
-
-  「去你的!」师娘掩口轻笑道:「还以为我不知道,若不是你师姐美心,你哪能有这么大进步!」她审视的眼神让我觉得自己和师姐所做的一切似乎都会被她看破。
-
-  「师娘说的是!」我见被拆穿喏喏的道。-

-  「小滑头!」师娘轻轻在我额头点了下:「这固本培元丹今晚服用,你是阳极之体,虽有美心这个绝品鼎炉,这些日is198子却是有些太快了!这颗丹药今晚服用,好好巩固一番,明日is198再来这里,师娘要带你去一个地方!」
-
-  石门吱呀一声打开,我紧跟师娘之后,和昨日is198相比,她穿的似乎越发单薄了,炼气之后我目力越发了的,裹在轻纱里的丰腴肉体对我来说此时仿佛完全不设防一般,那摇摆的双臀,婀娜的身段,该死的,师娘她是不是想诱奸我吧!-

-  「靖儿,你今天心浮气躁,是不是练功出了茬子!」师娘的声音依旧和蔼动听,我却禁不住一阵口干is198舌燥,我的好师娘,这还不全都是因为你啊!
-
-  「师娘,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
  「这里是我派重地,存放着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你是师父嫡传弟子,当然有必要知道,我把打开这里的法诀传你,切记牢牢记住,就连同门师兄也不能私自传授!」师娘正色道。
-
-  穿过长长的甬道顿时豁然开朗,一个圆形的大殿出现在我的面前,夜明珠的映照下,犹如白昼,环肥燕瘦,裹着薄纱的宫装女子在无数圆台上摆出各种诱人的姿势,目光流转间,或瞋笑,或薄怒,脸上带着各种诱人的表情,却又丝毫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
  「这些!」我狠狠的吞了口唾液:「师娘,这是什么!」-

-  「肉鼎!靖儿,双修之法,对于女修来说始终存在瓶颈!几千年来我派充当鼎炉的女弟子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肉体都要被炼制成鼎炉供后世门派弟子使用,而她们的灵魂转世重修以期突破瓶颈!」-
-
  「这些!」我禁不住大吃一惊:「都是历代前辈!也是那些弟子修炼中使用的肉鼎,怎么会,师娘,您不会是骗我的吧!」我脑海里禁不住一阵混乱,记得一次布道会上见到的肉鼎,没有脑袋,性感迷人的肉体如烧鸡般戳在一个灯台模样的圆台上,师叔让弟子轮流观摩。记得当时大家还讨论过这些性感的肉鼎究竟从何而来!-

-  「女修在死亡过程中改造自己身体,甚至用法力记录下自己生前各种交合过程中反应,顶级的甚至还有表情!」-

-  「她是我的师父怜月仙子!」师娘带我来到一个容貌美艳的「肉鼎」旁:「几十年前她宣布闭关,她是这里最棒的肉鼎之一,一直以来由你师父和几位师叔轮流使用,有几次还拿掉脑袋给几批新弟子做启蒙授课!」
--
  「啊!」我吃惊道,该不会那天看到的就是她吧!我还在她奶上摸了几把,手感确实不错,可是,她是怜月仙子。是那个让修行界鼎鼎大名的紫薇真人在山门外结庐而住,苦苦等候几十年不果的怜月仙子,若是让那家伙知道自己在怜月仙子奶子上摸了一把……
-
-  「靖儿,你摸摸她的下面!」-

-  「师娘还是不要了!这是要欺师灭祖的!」我缩了缩头道!
--
  「怕什么,每一个做成肉鼎的前辈都希望自己的牺牲能为弟子的成长做出贡献!更何况,她们喜欢自己的做成肉鼎以后供后人把玩和观赏!」师娘道。-
  「可师娘,您怎么知道的?」死就死吧,反正奶子已经摸过了,我说着大胆把一只手指插进怜月仙子下体,却见她美目微皱,动人的肉体奇迹般的扭动着,脸上露出痛苦中夹杂着欢愉的表情,张开的红唇似乎就要发出诱人的呻吟。-
  「嘻嘻,因为师娘我也要被做成鼎炉放在这里啊!」师娘嫣然一笑,到时候,你就可以用师娘做成的肉鼎教育徒弟了。靖儿,这个是不是很销魂!「
-
-  「师娘,您不会是说笑的吧!」我吃惊的道。-
-
  「你说呢!」师娘说着结了个复杂的手印,那圆台上,薄纱从她性感的肉体上落下,一个金色的金属面罩盖上怜月仙子绝美的面庞,她性感的肉体缓缓升到半空中,两条雪白的大腿叉开叠在身体两侧,敞开的肉穴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们面前,滢滢春水汨汨的流淌而出。
--
  「一千七百五十二号肉鼎准备完毕,请出示令牌!」怜月仙子雪白的肚皮上,一个淡淡的数字现出,却在此时师娘掏出信物。-
-
  「现在它和你那天见到的一样了吧!」师娘轻笑着,怜月现在性感的肉体落在一个类似烛台的金属架上,肉穴里插着黑色的金属圆杆,蠕动着,牢牢固定在上面!一道银光闪过切掉她的脑袋,那无头的躯干is198性感的挣扎了好一会,让我看的几乎要忍不住射出来!「-
-
  「靖儿,师娘今天是要把怜月仙子的肉鼎带给你几位师叔,顺便带你来看看!他们练功除了岔子,急需这个来补救!」啪的一声,怜月仙子的脑袋被她扔回圆台上:「这里的事情不要随便对外面说,就连你几位师叔也不知道他们一直以来最喜欢的肉鼎其实就是当年的师尊。」
-
-  「师娘,我们现在回去吧!」
-
-  「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忽然感觉到一丝不妙,她轻轻拉开衣襟,一对迷人浑圆顿时彻底暴露在我面前:「靖儿,你喜欢师娘吗?」
--
  「喜欢!」
--
  「所以,师娘要在这里吃了你!」紧接着,羊脂般的肌肤,一对浑圆饱满的玉腿,女人丰腴动人的曲线让我无法自拔!
--
  「要是让师父知道!」
-
-  「嘻嘻,师娘吃吃的笑起来,当年你师父忙,师娘经常检查你几个师兄的功课,你觉得我会怎么检查呢?」她轻轻的靠过来,一直手臂环上的脖子,带着体香的气息让我心中禁不住荡起阵阵涟漪。-
-
  「好了,不逗你了!我们修行是逆天而行,本就不在乎什么男女大防,只要能提高修为,一个女修和几十个男人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告诉你个秘密,前些日is198子你几个师叔一起修炼七星大阵的时候,就是师娘我就和你师姐两人做的阵眼,你那几个师叔练成后请你师父去参观,你师父虽说气的吹胡子瞪眼,可也没拿我怎么样。-
-
  「可,那些是师叔啊!」
--
  「可你也是他最看重的弟子!我和美心在上官家是表姐妹,你既然可以搞她,为什么不能搞我?我听美心说,你的那个东西尺寸出奇的大,师娘我也想尝尝!」我顿时感到下体被一直充满魔力的手握住,不受控制的膨胀起来。
--
  「靖儿,今天你在这里搞了我,以后师娘成了肉鼎,你每次在这里看到我都会想起今天的情景是不是!」-

-  「师娘!」她的话仿佛点燃火药桶,我粗暴的撕扯着她身上的衣物,把她丰腴的肉体狠狠的按在圆台上,分开她两条浑圆雪白的美腿,壮硕的肉棒顶着她春水莹莹的美鲍,噗的一声,毫无保留的整个没入!
-
-  「不,靖儿,不要在这里!」师娘丰腴的肉体痉挛着,两只手在我后背抓出一道道血痕:「师娘的编号是一千七百九十,到那里,在那里搞师娘!」-
-
  我已经沦陷在师娘肉体上,丝毫不想有片刻与之分离,大肉棒又一次直顶师娘娇嫩的花心,两只手臂抱着她娇媚的肉体站起来,重力的作用下,肉棒再一次深深的刺入师娘体内,她两条雪白的大腿也如八角蛇般紧紧缠着我的身体。
-  双手托着师娘的翘臀,随着她娇媚肉体的颤抖,壮硕的肉棒一次次插进她泥泞深邃的花径,发出噗噗的响声,带出一股股晶莹的蜜汁。
--
  「靖儿,这样太棒了,师娘要被插死了!」她雪白的肉体一次次迷人的拱起,丰满的翘臀,浑圆的乳房摩擦着我的身体,尽极一切的嘶吼着,喘息着,仿佛一朵怒放的玫瑰。
--
  「师娘,我爱你!」那充满吸力的甬道紧紧匝着我的肉棒,一次次深入中无几不自已,十几丈的路,我却整整走了将近一炷香的功夫。-

-  「师娘!」把她放在圆台上,抽出肉棒,按住她挣扎的四肢,兴致勃勃挑逗她那春水盈盈的美穴:「你美呆了!」-
-
  「美心没让你玩过那里吗?」
-
-  「每次只顾搞了!」我不好意思的道。
-
-  「那丫头!喜欢吗,师娘让你玩个够!不要,不要抠那里!」师娘性感的肉体扭曲着,雪白的躯干is198绷得紧紧的:「啊,不要,靖儿,第一次就这么会玩,师娘不行了!」晶莹的花露淋在我手上,师娘雪白的肉体颤栗着仿佛永远不会停息。
-  「师娘,靖儿现在很厉害的哦!」把师娘翻过身,反剪起她的手臂,亲眼看着自己的肉棒一寸寸被师娘饱满迷人的美穴吞入,一种从未有过的征服感的刺激下,我又一次在师娘美妙的肉体上驰骋起来,雪白诱人的脊背,晃动的双乳,师娘美妙的翘臀在我一次次疯狂的撞击中颤栗着。
-
-  「靖儿,你那东西好大,师娘受不了了!」-
-
  「若是师娘喜欢,靖儿以后天天用大鸡吧操is198师娘骚穴!」
-
-  「怕是你师父他老人家不答应!」-
-
  「因为您是师娘,所以才要天天搞!」-

-  「啊!」师娘我疯狂的冲击下已语无伦次:「靖儿,答应我,你的肉棒这么大,就算做了肉鼎师娘也要享受!」
--
  「我的好师娘,等你做了肉鼎,我一定会在这里天天操is198!」
-
-  「唔,把师娘的骚屄操is198烂!」
--
  「不止骚屄,师娘的嘴巴靖儿也要操is198烂,操is198的让所有人都认不出师娘!」
-  「啊,只要砍了脑袋,谁也认不出来!靖儿,你说师娘做的肉鼎,会不会像我师父怜月仙子那样,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自己被戳在鼎架上让你们师兄弟练功的样子!」我的好师娘,靖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您做成肉鼎了!
--
  「靖儿,到时候,师娘一定让你亲自动手!」师娘丰腴的肉体在我身下挣扎,扭动,终于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中和我融为一体……-
-
  「师娘!」
--
  嫣红的肌肤,一头迷人黑丝披散着,慵懒,疲惫,带着高潮余韵的师娘别有一番韵味。我离开时,为了体会做肉鼎快感的师娘我插在鼎架上,一点小小的法术,她似乎和插在鼎架上的怜月仙子没有任何区别,如果硬说有,那只能是从她肉穴里淌出的精液。
--
  不知道什么时候,师娘她才能真正在上面呢,我心中一阵期待……
--
  三天,服用了固本培元丹的我境界完全稳固下来,师父的召见来了!-

-  麒麟殿灯火通明,师父大马金刀的坐在靠椅上,身材妙曼的女子伏在她胯下津津有味的吞吐着他的宝贝「金刚杵」,师父已达返虚之境,胯下鼎鼎大名的金刚杵更是让修行界不知多少仙子爱不释手,能整根吞入却又让师父无比享受的却不多!-
-
  「靖儿!好,好,好!」师父连说三个好字,看我的目光像是见到不可多得的宝贝。
-
-  「师父!」我昂起头:「靖儿没有给你丢脸!」-

-  「靖儿,你有所不知,我门有套叫阳极宝典的功法,自祖师爷飞升仙界后便无人练成。你是阳极之体,我自幼我已灵药培元,又得美心这顶级鼎炉为你筑基,现在你终于达到修炼阳极之体标准!」
--
  「徒儿多谢师父!」-
-
  却听师父捻了捻胡子道:「这是为师应该的,只是!」-
-
  「师父,难道还有什么能难倒您老人家!」说话间,却见为师父舔舐肉棒的女子直起身,上面沾满了女子亮晶晶的口水的「金刚杵」朝天而立,,煞是诱人。那女子转过头,秋水般迷人的双目,亦笑亦嗔,花样的容貌不是师姐又是谁!她身披透明白纱,两点诱人的嫣红清晰可见,雪白的胸脯上还残留着淫荡的痕迹!
-  「你,来了!」师姐轻声道,虽然,那是师父,我心中依然酸酸的。
--
  「美心,苦了你了!」师父慈爱抚摸着师姐的脑袋。
-
-  「师父,就让美心最后一次服侍您老人家一次!」说话间师姐直起身,妙曼的身姿让我一阵心跳加速。她背对着师父,胸前两只玉兔毫无保留的展露在我面前,却见她玉腿轻抬,扶着师父壮硕的「金刚杵」对准自己充溢着春水的玉户,缓缓坐下,沾满亮晶晶唾液的「金刚杵」分开她粉嫩的肉蚌,撑满她娇嫩的花径,一寸寸没如,却见那娇嫩的肉壁随时被撑到极限收缩着,向外溢出的爱液滋润着师父的肉棒!-

-  「师父,好满,比刚刚您从后面搞还满还大,美心的穴要被撑坏了!」两人身量相差甚大,师姐两条雪白的美腿分开在两边,动人的肉体仿佛插在师父的「金刚杵」上一般!
-
-  「这是如意金刚杵,你刚刚舔的那么卖力,它当然大了!」师姐美妙的肉体在师父身前摇曳,晃动的腰肢,碾磨着师父的肉棒,似乎要把铁棒磨成针。被撑到极限的蜜壶包裹着师父的肉棒,从两人交合处溢出蜜汁顺着师姐雪白的大腿流淌而下,她脸上享受的表情让我心中隐隐作痛,她真的是爱我的吗?真的是属于我的吗?
-
-  「靖儿!」师父的把我拉回现实:「你很喜欢美心吧!」-

-  「我点了点头!」
-
-  「我也是!」师父笑了笑:「不过我们不一样,她是我最喜欢的弟子,她的肉体是如此动人,这样的奶子,和身段,这样让人流连忘返的花径,她是我眼中最好的鼎炉,我教会了她如何欢爱,如何享受,如何成为最完美的鼎炉,然后,把她给了你!」-

-  「师父!」
-
-  「她,是我的珍宝,你能理解吗?」-

-  「我能!」我仿佛从师父慈爱的眼神中读到了什么,纵然心中很痛,我依然选择了接受,我能感觉到,虽然他们在做。-

-  「师父,我也爱你!」师姐呢喃着,纤细的腰肢耸动着,两只手搓揉着自己的乳房:「这次,请您射在美心里面吧,把她射的满满的!」
-
-  「我也是!你是我最好的徒弟!」师父一只手轻轻的把玩着师姐胸前迷人的嫣红,轻轻的缀着她的耳朵:「靖儿,你的第一次是和美心做的,你十六年的阳元被她吸收,她是为你选定的鼎炉,炼化你的阳元后连同自己的元阴一起反哺给你,这样你才能完成阳极神功的真正筑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  「这意味着!」我的脑子一阵空白,不敢去想那个可怕的答案。
--
  「她完成鼎炉的使命之后就会耗尽元阴而亡!美心,苦了你了!」师姐转过头,两人口舌交缠在一起,下身也到了紧要关头,伴随着师姐颤栗的肉体,一股浓浓的精液深深的射进师姐娇媚的肉体,此时的她仿佛被一股纯白的光芒包裹着!-
  「靖儿,我想把美心做成肉鼎!这样你永远都可以看到她。」师父轻轻放下师姐赤裸的肉体。
-
-  「不,师父,我喜欢师姐!我宁可不练什么阳极神功!」
-
-  「靖儿,美心已经做到鼎炉的极致,只有转世重修才能获得更好的资质!她和你师娘一样,最后还是会被做成肉鼎供派内弟子使用!不过为师可以为她下上灵魂印记,当她来世距你方圆一百里之内便能感应到!」-
-
  「你这老不修的,怎么又在诅咒我了!」师娘的声音传来!-

-  「美钥,你怎么来了!」师父惊道。
-
-  「你这老不修的又在搞女徒弟,我就不能来看看!」-
-
  「姐姐,师父他刚刚帮为我炼化体内阳元!」师姐起身道,却是贴在师娘耳边低语,师娘诧异的看了看师父,脸上竟是露出少有的羞红,隐约间我似乎听到师娘道:「你说真的难道这老东西突破了!」
-
-  她狠狠剜了师父几眼,慵懒的道:「今天是靖儿阳极筑基的日is198子,除了美心,还要我们家小公主美玲处子之血做引,美玲她身份尊贵,若是被除了靖儿之外的某些男人给看了去或者非礼,我可没法向家里交代!」那写意的长发让我禁不住想起那天她的风致,想起她成熟动人的肉体,师娘似乎也发现我炙热的目光,眼角流出淡淡的笑意!
--
  「老东西,你在那边必要时传功过来,切记,非礼勿视!」白色帷幕在大殿中央拉起,紫色宫装的上官美玲站在我身前,宽大的衣袍轻轻滑落,露出晶莹肌肤,赤裸性感的肉体!「-

-  「你是我双修伴侣,也是第一个见到我身体的男人!」小师妹上官美玲的声音如黄莺一般动听。
--
  「可我要同时被三个女人见到身体!」
-
-  「得了便宜还卖乖,她们都是我堂姐!」-
-
  「可是美玲,我现在心里装的满满的都是师姐!这对你不公平!」想起师姐赤裸的肉体,想起她刚刚在师父胯下婉转承欢的模样,心中一阵莫名的烦躁,今天她会被制成肉鼎,一个留在师门永远被人一代代使用的肉鼎!
--
  「你会爱上我的!」美玲凑到我耳边:「我知道这些年你为姐姐做的每一件事,你真傻的可爱,姐姐其实一直都关注着你!」-
-
  一具滚烫的身体紧贴在我身后,如兰的吐气不是师姐又是哪个:「靖儿,刚刚看到我和师父搞,你是不是很兴奋!」
-
-  「嘻嘻,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姐姐刚才是不是很骚啊!」师姐环着的身体,一双手熟练的捉住我的宝物,想到刚刚她用同样的方法伺候师父,我的巨龙霎时间坚挺起来。
-
-  「好了,搞美玲吧!」我身前,上官美玲已经被师娘分开双腿躺在床榻上,身体在师娘熟练的挑逗下娇喘着,鼓囊囊的下体,美妙的宝穴裂开粉色的肉缝,花蜜止不住的从中溢出,透过微微敞开的肉洞我甚至可以看到那粉色的壁垒。
-  真是蓬门此刻为君开,肉棒在美玲下体刮了几下,和尚头上沾满了她的蜜汁,对准她半遮半掩的门户缓缓向前挺进,我仿佛遇到了一道无形的阻碍。-

-  「靖儿,捅破她!」师娘拉下衣襟,一对浑圆的酥乳毫无保留的暴露在我面前:「我这里有奖励哦!」那充满诱惑的话语让我禁不住想起她那春水盈盈的下体,怒张的阳物向前一挺,美玲嘴里一声惨呼,雪白的肉体颤栗起来,殷红的血迹从她下体溢出。-
-
  身后师姐一对饱满的乳房摩擦带来阵阵快感,我在师娘的指导下小心翼翼的推送,美玲由开始的痛苦到快乐,诱人的肉体上荡起一阵绯红,终在一声诱人的娇吟中丢了身子,她初承雨露经不起太多鞭挞,我和师娘师姐三具赤裸的肉体纠缠在一起,开始最后的狂欢……
--
  「肉鼎为女修身体所化,鼎成,女修法力聚于体内,身死后成为一件特殊人形法器,不但保留女修本能反应,即便被切割、分尸亦可复原!」风雨过后师娘正色道:「美心你的聚鼎功练到第几层!」-

-  「第九层!」
--
  「靖儿,制成肉鼎的女修在交合至顶点时被杀死,美心将元阴注入你体内,我用金针刺穴激发她身体潜能,她尚有一刻钟可活,若不能让她再次达到顶点,她便不能练成肉鼎,你也不能在她完全放开时为她种下灵魂印记!」师娘郑重道:「美心,到那刻我砍掉你的脑袋,您便成为一个真正的肉鼎了!」
--
  「姐姐!」-
-
  「放心,姐姐不久以后也会和你一样了!」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只是便宜这个小子了!」
--
  「师姐!」我紧搂着师姐赤裸的肉体:「我舍不得你!」-
-
  「靖儿,有舍才有得,每个制成肉鼎的女修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灵魂都会有一次质的蜕变,转世之后资质更佳。」-
-
  「可我见不到你了!」-
-
  「傻小子,姐姐的肉鼎你天天玩都可以,想怎么玩都行!」
-
-  「可是!」
-
-  「不要可是了!每个肉鼎被杀死的那刻,肉体都会迎来一次从未有过的高潮,这是和她们往常做爱完全不同,好弟弟,好好享受师姐最后的福利吧!」师姐娇艳的红唇堵上我的嘴巴……
--
  大殿里,师姐娇媚的肉体跨坐在我身上,性感的腰肢摇曳着,迷人的下体吞吐着我的「巨龙」。随着她身体的颤动。莹莹白光笼罩着我们的身体:「靖儿,意守丹田,专心炼化美心输入体内的能量!」师娘话音未落,却见刚刚躺在地上昏迷的美玲身体痛苦的扭动起来,她刚被破身便见此处活春宫,竟是有走火入魔的征兆。
--
  「老东西,美玲先交给你!」上官美玲赤裸的肉体被师娘用轻纱裹着扔过帷幔:「不许占她便宜!」-

-  师娘,您把美玲交给师父,这,不是羊入虎口吗!随着被师姐炼化的阳元与她元阴混合在一起传入,一种从未有过的力量充斥着我的身体,默运阳极神功筑基篇,我的境界以一个飞快的速度攀升着,这让我似乎忘去一切,脑海里一片空灵,完全沉醉在修炼中,待我醒来,师姐赤裸的肉体静静的躺在我的身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
-  「靖儿,我做到了!」-
-
  白光闪过,一根白色的银针插进师姐百会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频率颤抖着。而此时,我的肉棒似乎正被一个温暖的腔体包裹着,是师娘,隐约间,我看到她耸动着的脑袋和翘起的美臀!
-
-  一阵诱人的嫣红攀上师姐的身体,她起身趴在地上,浑圆的美臀高翘着,分开的双腿间,一只纤纤玉手分开自己两片娇嫩的花瓣,一个饱满迷人的尻穴展露在我的面前。
--
  「嘻嘻,姐姐这里好看吗!」她的话仿佛一根导火索,我粗暴的推开师娘,握着师姐纤细的腰肢,大肉棒毫不怜惜,从后面噗的一声插了进去!
-
-  「要死了!」师姐嘴里叫道:「好弟弟,快肏死姐姐吧!」随着我一次次毫不怜惜的抽送,她两只浑圆的酥乳摇摆着,纤细的腰肢弯曲着,丰满的臀部在我的撞击下发出啪啪的响声。娇喘连连,花汁飞溅,师娘也从后面抱着我的身体,两只丰硕的奶子摩擦着我的后背。
--
  「师姐,我爱你!」她性感的肉体晃动着,美妙的花径紧紧夹住我的男根收缩着,带给我阵阵美妙的享受,让我仿佛回到了第一次。-
-
  「爱我,就肏死我吧!」-

-  我对师姐的爱意此时化成无边的狂暴,毫无保留的冲击,一次次狠狠叩击她娇嫩的花心,化成一阵阵最后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肉体和心灵,师姐,靖儿这样爱你对不对……-

-  见我和师姐已然进入最后的交姌,师娘走到沉浸在无尽快感中的师姐身侧,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一把纤细的长刀高高举起,只待那最后一刻到来。
-
-  「靖儿,姐姐真的要被肏死了,好幸福,靖儿的肉棒真大,比师父的还大!」双臂被我紧紧握住,师姐美丽的脑袋高高扬起,性感的肉体也猛的毫无征兆的颤抖起来,一种从未有过的吸力传来。-

-  「就是现在,靖儿,下灵魂印记!」师娘急道。
--
  「师姐!」我深入师姐在迷乱中完全放开的识海,仿佛看到当年我们在田野中追逐的场景。
-
-  「靖儿,来生,我还做你的鼎炉!」-

-  一道白光划过,师姐美丽的脑袋滚落在地上,一股血箭从她断颈中喷出,失去脑袋的无头尸体疯狂的颤栗着,美妙的下体吸吮着我的肉棒更加疯狂的和我交合。隐约间,我似乎看到师姐眨了眨眼睛,那分明是在说,怎么样姐姐无头艳尸操is198起来爽吧!-
-
  一次次疯狂的冲击,我终于在师姐赤裸的无头身体中爆发出来。